關於部落格
  • 962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聞之色變---新流感 H1N1


 八月底的某個禮拜週末
回了台中娘家一趟
一家大小去外面的餐廳吃了一頓飯
當天晚上夜裡雞貝就突然發燒
在半夢半醒之間
他的體溫讓我驚醒了好幾次
幾乎讓我沒辦法入睡
好不容易撐到天亮
身體幾乎用滾燙來形容
耳溫槍一量
燒到39.5度C了
沒時間思考太多
立刻帶著雞貝去掛急診
一到急診
護士替雞貝打上點滴
就這樣在急診室裡躺了8個小時
一直燒退,退了又燒
不過我在這還是忍不住抱怨一下
那時候我還問了醫生
會不會是流感之類的
那位醫生不發一語
好像也沒打算做篩檢之類的樣子
終於後來燒有退了一點
回到台北之後
當天晚上還是
燒到我都不敢碰他的身體了
星期一一早掛了楊俊仁醫師的診
殺到淡水馬偕去了
醫生馬上替雞貝做了咽喉的流感快篩
等了20分鐘之後醫生宣布
確定為A型流感肺炎
簡直傻眼
經過醫生解釋
才知道若是確診為A型流感
其中有80%H1N1
不過還要做進一步篩檢
不過不管怎樣
醫生馬上要我們先辦住院
這個時候真的只能乖乖的聽醫生的話
心裡祈禱著雞貝一定要好好的喔~


到了病房
沒住過院的雞貝
打點滴簡直把他折磨到整個人
聲嘶力竭
不成人形
麻麻我看的超級不忍心的
不過說真的
護士阿姨也被雞貝整的
花容失色
披頭散髮
經過一陣廝殺之後
終於把點滴打上了
我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這流感的病毒實在是很可怕
當醫生確定雞貝感染了流感之後
大家都趕緊帶上了口罩
不過還是為時已晚
當天晚上我就開始感覺怪怪的了
打不完的噴嚏
流不停的鼻水
接著發燒肌肉酸痛
症狀跟雞貝一模一樣
......

心裡想這下子完蛋了
我一定是被雞貝傳染了
好不容易撐到天亮
我趕緊掛了號
告訴雞貝麻麻要去樓下看醫生
要他乖乖待在病房裡看書
不可以亂跑
他大概看我很不舒服的樣子
馬上答應我說他會乖乖待在床上
然後請隔壁床的麻麻還有護士阿姨幫我看一下
檢查出來
結果
.......
.......
.......

真是讓人晴天霹靂
偶也得了A型流感
慘的是
雞爸也是
..........

知道之後我馬上打電話通知大家
禁止所有的人到醫院來
接下來的幾天
一邊努力的對抗病毒
一邊努力的照顧雞貝
當我半夜顫抖著身子
感覺自己滾燙的身體就快要撐不下去的那一刻
我知道有一股力量一直支持著我
也在這一刻
終於體會到身為母親的堅強韌性
因為我知道我不能倒下來

雞貝就這樣反覆發燒了三四天
每天晚上不知道從夢中驚醒多少次
摸摸他的額頭燒退了沒
看看他是不是流汗衣服濕了
甚至清晨五六點把他從睡夢中挖起來吃退燒藥
......
.......

這時候突然好懷念他調皮搗蛋的模樣喔~
不過等到他快要康復的時候
我就開始後悔我講過的這句話了
即使手上還打著點滴
這小子開始在床上跟旁邊的椅子上
爬上爬下
哀哀~
一點都不改皮的本性
傷腦筋


就這樣在醫院住了
發燒終於控制住了
也慢慢恢復健康了
醫生說可以出院
聽到醫生這樣說時
實在是太感動了
終於可以回家去了
但是還是要繼續吃藥
因為身體的抵抗力變弱了
也不能到學校去
所以出院後我就跟雞貝關在家裡一個禮拜
只要出門一定帶上口罩
隨身帶著酒精消毒雙手
很慶幸的是
我們都恢復健康了
看著雞貝又開始頑皮的活蹦亂跳
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碎碎念


這次偶棉全家人全部中標
包括台中娘家的雞貝阿公阿嬤舅舅
只要接觸過雞貝的人無一倖免
所以小圓媽在這要提醒大家
只要家裡有人發燒流鼻水咳嗽一些感冒症狀
一定要馬上就醫
去醫院做個快速篩檢
保障自己和別人的健康


這次是雞貝第一次住院
一開始還有點措手不及
第一次打點滴的時候
情況真的是慘不忍睹
雞爸整個壓在他的身上
然後加上三個護士抓著雞貝
雞貝還是拼命掙扎
原本護士叫我到外面去等
但是雞貝還是完全沒辦法配合
真的打不上去
護士又把我叫進去
希望麻麻可以安撫一下他的情緒
後來沒多久護士又請我出去
大概要使出最後的手段跟絕招
(我自己心裡想的)
後來大概雞貝也累了
最後終於還是on上了
看的我超心疼的
手臂幾乎快變成紫色的了
不過還好第二次換針的時候狀況好很多
不過還是狂哭了一下
好笑的是
打完之後
雞貝還一直稱讚他自己很勇敢
噗~~

這次得流感的事情
事後想想
一開始在台中的急診的醫生
沒有幫雞貝做篩檢就已經有點慢了
每個人在沒有防備之下
都被傳染
真的是有點離譜
搞的大家人仰馬翻
說真的病人要照顧病人真不是開玩笑笑
那幾天真是折騰人
每個人都變瘦了
只有雞貝
即使生病胃口超好滴
好到他回去學校上課時
老師竟然說他變月半
哈哈~

小圓媽提醒大家
最近真的少出入公共場所
尤其是醫院
不過萬一情非得已
進出醫院一定要帶上口罩
勤洗手
再用酒精消毒雙手喔
希望大家都平安健康
遠離新流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